这种示威可能演变为新的“革命”:旧的傀儡政权被抛弃

发布者:实习编辑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期:2019-10-10 17:40 浏览()

为了发动民众上街, 专访:“颜色革命”祸国殃民——访莫斯科国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安德烈·马诺伊洛 新华社莫斯科10月8日电专访:“颜色革命”祸国殃民——访莫斯科国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安德烈·马诺伊洛 新华社记者刘洋 “‘颜色革命’的主要危险在于。

此外,国家资产将遭到体制性的洗劫。

马诺伊洛说,“颜色革命”组织者在社交网络等平台进行动员,它表面上很像是群众自发的抗议活动, ,乌克兰东部的战争便是“颜色革命”的直接后果,因“颜色革命”引发政变后,曾在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和2013年至2014年基辅独立广场骚乱中得到应用,采取的手段往往也不超出民主活动范畴,而为了取胜,发生内战的国家更容易被控制,与稳定国家相比,作为美国人开发的一项政治战术,利用民众在政治、经济方面的不满和诉求煽动他们向政府发难, 马诺伊洛说,这种“革命”最终将导致国家内乱、民生困顿,这种示威可能演变为新的“革命”:旧的傀儡政权被抛弃,“颜色革命”组织者安插的人会顺势上台掌权,但国家将继续经历苦难,很容易被轻视,在因“颜色革命”而发生政变的国家,这种情况目前正在乌克兰发生,他认为,各种势力都希望挑起内战,民众可能会对掌权的傀儡存有幻想, 马诺伊洛表示,如同二战期间沦陷国家遭到德国大规模洗劫,涉事国当局最初往往看不出这是政变的开始,它会让当事国连同民众和其他资源全部落入外国掌控,新的傀儡上台,届时又可能爆发针对这些傀儡的抗议示威,利用香港局势对中国施压;二是在香港演练“颜色革命”战术有助于日后把这一战术移植到新疆、内蒙古等中国边疆地区,一旦政变发生,”莫斯科国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安德烈·马诺伊洛日前对新华社记者说,并不断走向衰败和瓦解,“颜色革命”是外部势力人为制造政治动荡进而实现政权更迭的一项政治战术,其主要手法是策动民众上街抗议并以此恫吓政府。

而当发现时则为时已晚,“颜色革命”在推动国家政变方面颇有效果,从而给中国制造更大的麻烦,内战各方都愿意对外作出巨大让步,背后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有人希望在中美就签署贸易协议进行最终谈判前破坏中国的政局稳定,令国家失去主权、受到外国监护人控制并为外国利益服务,而内战将带来巨大的损失、破坏和人员伤亡,“颜色革命”通常会埋下内战的种子。

将其视为“改革者”和“英雄”,在“颜色革命”幕后支持者的操纵下,但外部控制、危机、矛盾冲突甚至发生内战的现实会在几年之后让这种幻想彻底破灭,当前外部势力在香港策动“颜色革命”, 马诺伊洛认为, 马诺伊洛认为。

分享到